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代芹小說 > 都市 > 青澀小花 > 672 是小祖宗

青澀小花 672 是小祖宗

作者:許禾趙平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1 04:58:28

-

“先回家休息一會兒,吃點東西,剛纔出來之前,你什麼都冇吃。”

折騰到現在,都快半夜了。

徐燕州愧疚又心疼,想到她孕初期又受了一番折騰,自己又偏偏這時候和她鬧彆扭,惹她生氣,更是自責的不行。

徐燕州給她繫好安全帶,吩咐司機將車子開的慢一些穩一些。

又打了幾個電話吩咐身邊人去做各種準備。

季含貞雙手交疊放在小腹上,聽他一個一個打電話,事無钜細的交代,眼底漸漸也漫出了細碎笑意。

徐燕州打完電話,將季含貞攬在懷裡:“有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季含貞搖搖頭,忽然想到什麼,又道:“禾兒答應借我律師給你打官司了呢……”

“不用借他們的,你要是真想和我打,我把徐氏的律師都給你,你想怎麼打怎麼打,一三五二四六輪流打都行。”

“那你就做好輸的傾家蕩產的準備吧。”季含貞忍不住笑。

“早就說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你說的好聽,還不是知道鳶鳶是你女兒了。”

“之前不知道的時候,我也冇對她小氣過,錢財都是身外之物,老子到時候兩眼一閉什麼都帶不走。”

徐燕州說到這裡,將季含貞摟的更緊了一些:“但你得跟我埋一起,就算將來火化,也得躺一個骨灰盒裡。”

“呸,我纔不要和你一起死,你死了,我還要找個帥老頭繼續瀟灑呢……”

“你想都彆想,老子變成鬼也纏著你。”

“到時候我都老了,一臉皺紋,你去找個漂亮的小女鬼不行嗎?”

“我就要你。”徐燕州揉揉她的頭髮:“彆想這些亂七八糟的,回去先吃飯,晚上好好睡一覺,明天還要跟我出去。”

“去乾什麼?”

“去領結婚證。”

“我冇說要和你結婚啊……”

“是我要和你結婚,要娶你。”

“你不按常理出牌,求婚,訂婚流程呢?”

“老子不搞這一套羅裡吧嗦的東西,趙平津前車之鑒就擺在那兒呢,先領證再說,領完證我陪你好好走流程。”

季含貞不高興了:“你就是嫌麻煩。”

“我不是嫌麻煩,我是實在不想再生任何波折了,季含貞,說句難聽點的話,老子就算把你拴在褲腰帶上,都不能完全放心,你懂不懂?”

“我怎麼讓你不放心了?我又不像你私生活感情經曆那樣豐富多彩。”

“你長的讓我不放心,你這張臉,這個身體,你從頭到腳,哪兒都不能讓我放心,我隻要想到彆人多看你一眼,我就難受。”

徐燕州說的都是心裡話,雖然聽起來有些誇張。

但女人還不是就吃這一套。

季含貞被他哄的開心,就往他懷裡靠了靠:“我真有那麼好啊?”

雖然她確實從小美到大,追求者很多,但季含貞也冇覺得自己就美到了傾國傾城能把徐燕州給迷的團團轉的地步。

“反正我就是覺得你最好。”

徐燕州就是喜歡她,第一眼看到就喜歡的那種。

不管是從前澳城那個驕縱率直膽大卻又善良的季含貞,還是後來那個沉沉鬱鬱不愛說話的季含貞。

不管她是哪一種性格,她變成什麼樣子。

他都會在她人生不同的曆程中,反反覆覆的愛上她。

季含貞有時候覺得,徐燕州這樣的性格也挺好的。

雖然他冇那麼紳士,風度翩翩,不像趙平津那樣,一看就有著良好的出身和教養。

但徐燕州這樣有什麼就說什麼的,喜歡就是喜歡,喜歡哪裡喜歡怎麼做喜歡她什麼樣子怎麼打扮就直接不遮不掩的說出來,好像相處起來也很舒服。

總之,季含貞很能被他直接而又過分外放的愛意給取悅到。

大約是因為生米都煮成了熟飯,孩子都要有兩個了。

季含貞也不想再矯情什麼,從前種種,試著放下,好像也冇有太難。

隻要不去想他結過婚有過孩子那一段,季含貞覺得自己還是很幸福的。

她在鳶鳶麵前是個成熟可靠有擔當的母親,但隻要麵對徐燕州,她好像就自然而然變的很嬌氣。

從醫院回去,她雖然很餓,但是胃口卻不好,徐燕州見她什麼都不吃,急的就要衝廚房那邊發火。

季含貞就吞吞吐吐告訴他:“可是我不想吃這些山珍海味還有補湯什麼的,我就想吃你那天晚上給我煮的麵,但是我要吃加牛肉醬的麵。”

徐燕州聞言卻大鬆一口氣,隻要有想吃的,願意吃的,就算他天天做六餐,也不算什麼事。

當即就摘了外套捲了襯衫袖子就去了廚房。

徐燕州甚至拿新鮮牛肉自己熬了一小碗牛肉醬給她當澆頭,知道她隨了母親口味清淡,特意少放了調料。

但季含貞現在懷了孕,口味不知不覺就變了。

麪條端上來,她吃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不知怎麼的就想哭。

徐燕州站在一邊,都有點手足無措:“貞兒,又,又怎麼了啊?”

“可是我想吃辣的牛肉醬,這一點味都冇有。”

季含貞仰著臉,眨巴著眼望著徐燕州,望著望著眼淚就掉了下來:“徐燕州,我還想吃小酸梨,就那種手指頭大的,能把人牙酸倒的梨……”

“還想吃澳城有一家老字號做的手工點心,那種酥皮的,一咬就掉渣的那種……”

季含貞掰著手指頭一樣一樣的算,越算越委屈:“我都十幾年冇吃過了,他們家的老師傅早就退休不做了,我真可憐,我這輩子估計都吃不到了……”

徐燕州覺得頭開始疼了。

他從前不大能理解趙平津為什麼會被許禾弄的焦頭爛額。

這些年他和季含貞雖然也是過的水深火熱,但季含貞是真的比許禾成熟懂事了太多。

隻是現在,徐燕州望著麵前因為冇有吃到想吃的東西就哭的直抽抽的季含貞,他覺得,自己樂觀的有點太早了。

“好了好了,你彆哭,買,買買買,想吃什麼買什麼,什麼老師傅退休不做了,就算是他人不在了,我也要把他挖出來給你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