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代芹小說 > 都市 > 青澀小花 > 044不過是一場男歡女愛的遊戲

青澀小花 044不過是一場男歡女愛的遊戲

作者:許禾趙平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31:14

-

他氣定神閒遊刃有餘的看著她鬨騰,隨著她作妖。

許禾垂在身側的雙手一點點的攥了起來。

“怎麼和之前不一樣了?”

他卻不明不白的說了一句。

許禾下意識的看向他,眼底帶著一絲不解。

趙平津抬起手,指了指她胸前:“這裡。”

許禾瞬間氣的耳根都燙起來,那雙杏核眼瞪著他,像隻凶巴巴的小獸。

他卻笑了,淡淡問了一句:“打算談戀愛了?”

“和你沒關係。”

許禾轉身就要走。

趙平津卻道:“你猜,要是溫衡那個書呆子知道了你這個看起來純的不得了的大學生,其實在男人跟前挺騷的,他會是什麼反應?”

ps://vpka

許禾停了腳步,緩緩的回過身看著他:“趙先生,我不懂你到底想乾什麼。”

趙平津走到她麵前,伸手摸了摸她的臉:“禾兒,其實我挺捨不得你的。”

他這句話說的,格外的溫柔。

許禾在很久以後想,肯定是那天晚上的風太過溫柔,吹的她整個人迷了心智。

要不然她怎麼會傻乎乎的又栽在他手裡。

許禾偏過臉,想要躲開他的觸碰,可趙平津已經低了頭親她。

許禾抬手要推開,他輕易的單手製住了她,親的更重,更深。

他無疑是很會接吻的,而她所有的性知識和所有床笫之間的經驗,都來自於他的一手調教。

可以說,許禾就像是趙平津由白紙描繪出的一副青澀卻誘人的畫卷。

她的一切一切,都完美的符合他的喜好。

所以,這纔是為什麼,他會有些捨不得。

就像是一個優秀的大師,卻會珍愛自己親手做的第一件作品一樣,雖然她,並冇有那麼的完美。

許禾不知不覺已經沉淪於這個吻中。

他在她耳邊低低說了一句什麼,許禾抬眸瞪他:“你瘋了,這是在彆人家裡……”

“怕溫衡知道?”

“我和他沒關係的,我們不過是第一次見麵。”

“是麼,那以後,彆讓我知道你和彆的男人走這麼近。”

許禾抬眸看了他一眼,過了一會兒,她又緩緩垂下眼睫,粉白的小臉上帶著孩子一樣的委屈:“你不能欺負人,你這樣要求我,那你呢。”

“怎麼,你甩臉子走人要和我一刀兩斷,我還不能交往女朋友了?”

趙平津睨了她一眼,一邊說著,一邊攬著她往那花樹之後走去。

許禾掙著身子,不肯跟他走,“這是在彆人家裡,不好的,而且我出來好一會兒了,杜太太說不定正在找我……”

趙平津嫌她吵,乾脆直接低頭堵住了她的嘴。

夏初的時候,海棠花已經凋謝該結果子了,但杜先生顯然是園藝高手,這棵有年頭的海棠花樹卻仍開著大朵大朵香味撲鼻的花。

不知是夜風吹過的緣故,還是彆的緣故,花枝撲簌簌的顫著,花瓣一片一片的飄落,有幾片,就落在了許禾的後頸上。

他俯身,將那花瓣吻去:“小乖……”

這一瞬,當真是人比花嬌了。

趙平津半蹲著身子,將她裙襬一點一點拉平,整理妥當,又拿了手帕出來,給她擦汗。

許禾因著剛纔那一句小乖,還有些氣,推開他手:“你彆叫我小乖,我纔不是小乖。”

男人在饜足的時候,一般都是很好說話的。

看她耍小性子,倒也能容忍幾分,甚至還覺得有意思。

“你怎麼不是小乖?”趙平津一邊說著,一邊還去捏許禾的臉。

許禾低頭,手指抻著裙子上的皺褶:“坐在你旁邊那位纔是呢。”

這是明晃晃的吃醋了,但趙平津這次卻冇覺得不耐。

小姑娘這段時間很難哄,而他對她,正熱絡著上頭著,所以無傷大雅的事情都可以揭過不提,先把人哄回來纔是正事。

“天地良心,我和她也是今日才第一次約會。”趙平津說的倒也是實話。

他雖然不缺女人,但卻也不是誰都能往他床上爬的。

慕嬌這種女人,他有些看不上。

這一次約會也不過是給慕家一個麵子。

過後照舊又是客客氣氣的用不合適這副說辭打發了,彼此也有個台階下——總不能不和人家姑娘見個麵約次會,就直接pass掉吧,趙平津還是很紳士的。

許禾抬眸看他,眼睛亮閃閃的,泉水洗過一樣的澄澈。

趙平津被她這樣看著,倒也坦坦蕩蕩的冇有迴避。

“你騙人。”

許禾哼了一聲,轉身就要走,走了兩步,又把係在她一隻手腕上的領帶扯下來,扔在他身上:“你彆跟我一起回去。”

趙平津攥著領帶,看她一眼,唇角卻帶出了饜足的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