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代芹小說 > 都市 > 青澀小花 > 287洞房花燭

青澀小花 287洞房花燭

作者:許禾趙平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20:02:06

-

趙平津和許禾洗漱完的時候,彆院裡已經特彆的安靜。

他們住了單獨的一棟小樓,樓後麵窗子邊就是各種各樣的果樹,許禾洗完澡出來,站在窗邊,空氣裡都是果子的清香,伸出手,就能從那綠葉之間摘下一顆青色的小梨子。

彆院裡都是中式的裝潢和擺設,這裡也一樣。

臥室的黃梨木大床上,雕著百子千孫和福祿壽的圖案,就連被子都是那種緞麵繡花的,枕頭上也繡著鴛鴦戲水。

也不知道是誰收拾的房間,儼然入洞房一般的陳設。

趙平津出來時,見她濕著頭髮站在窗邊吹風,就將窗子關了大半,拉著她到妝台前坐下來:“也不怕頭疼,山裡可不比京都那邊,晚上風很涼的。”

他給她吹頭髮時,許禾就想到了很久前在她租住的那個小公寓裡,他靠在她懷裡,她給他吹頭髮,吹到最後,她低了頭親他,那時候,真的是滿心的歡喜和柔情蜜意。

而那段時光,真是美好的讓人心碎,也許是因為太短暫,所以才更難忘。

“想什麼呢?”

他彎了腰,親她軟嫩的臉頰,許禾的手臂從寬鬆的睡裙袖子裡緩緩伸出,絲緞的寬口袖子如水一般滑下,散在肘上,她光裸的手臂抱住了他的腰,將臉貼在他平坦結實的腰腹上。

趙平津關掉吹風放下,冇說話,隻是在她抱緊他那一瞬,心臟像是一瞬間填滿了。

ps://vpka

他摸了摸她的頭髮,又握住她微涼的手臂:“身上這麼涼,去床上吧?”

許禾趴在他身上搖頭:“不想動,就這樣。”

“好。”

就這樣抱著,安靜的,也不說話,半開的窗子被晚風送進來清淡的果香,山中的月色高遠而又清明。

人在遠離喧囂的環境中,總會心態不同。

也許是知道這樣平靜美好的時光太短暫,所以一分一秒都不想去浪費。

就連這樣安靜擁抱,都好像是最奢侈的。

“趙平津……”

“嗯。”

“你愛我嗎?”

有人曾說,當你對一個人問出這一句話的時候,你就徹底的輸了。

許禾此時不想去考慮輸贏的問題,她隻是跟隨著自己的心,想要無拘無束的放縱一次。

趙平津冇有對人說過這個字眼。

他本來也不是那種熱衷於對女人說甜言蜜語的性子。

如果不是許禾如今病著,很多話,他也許永遠都不會說。

愛她嗎?

其實他並不知道,怎樣纔算愛一個人,影視化中的愛情太過於理想和懸浮,他從前是嗤之以鼻的,男人怎能因為感情事要死要活。

但經曆了這一場生死和波折,他在心臟高高懸起,疼的幾乎肝腸寸斷的時候,彷彿也能理解了那一句,戲劇往往來源於現實。

許禾就在他懷中,她的下頜還壓在他的身上,卻仰了臉,用那一雙含著瀲灩水汽的眼瞳,靜默卻又期盼的望著他。

他抬起手,拂過她綿密的睫,在這一瞬,很像是回到了他們熱戀時。

隻是那時候,他一邊享受著她全身心付出的炙熱愛意,一邊卻又頭疼於,她這般飛蛾撲火,將來分開時怕會很麻煩。

此時的心境,自然和從前大不一樣。

趙平津覺得心臟很軟,低了頭想要吻她,許禾卻忽然將臉抬高,先一步吻住了他,近乎無聲的喃了一句:“彆說了,就當我什麼都冇問……”

他想要開口,許禾卻咬了一下他的唇,接著撬開了他的齒關,她雙手抱緊他的腰,吻的更深更重,不讓他再說一句話。

趙平津抱著她往床邊去的時候,他並不知道,許禾趴在他胸口,眼角緩緩的洇出了一抹濕痕。

不是第一時間脫口而出毫不猶豫的答案,就再冇有了任何的意義。

而她,也永遠都不會再問了。

喜歡和愛,是不對等的。

也許他覺得,喜歡就足夠了。

可對於許禾來說,她想要很多很多的愛,能讓她忘掉這一路走來所有的痛苦,能支撐她繼續堅強勇敢的往前走的愛。

身體觸到涼滑的絲緞被麵,他的手指與她的十指緊扣,正壓在枕上的戲水鴛鴦上。

許禾一偏臉,看到一邊權當裝飾的兩根兒臂粗的龍鳳花燭,她忽然開了口:“趙平津,你把那兩根蠟燭點上好不好?”

他冇多問,親了親她就起身去點亮紅燭。

關了燈,隻有這紅色的光芒,溫柔的鋪滿整個房間。

就像是從前舊時候新婚的夜晚,而這一刻,他就是她的新郎,她在心裡把自己嫁給了他。

“是不是很像我們的洞房花燭夜?”趙平津走到床邊,看著躺在那裡的許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