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代芹小說 > 都市 > 青澀小花 > 233煎熬

青澀小花 233煎熬

作者:許禾趙平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20:02:06

-

他到底還年輕,嫩著呢,萬一行事不周全,徐家豈不是要跟著吃虧。

在商言商,做生意的人,利字為重,說到天邊去也是徐家占理。

徐燕州如今是勢在必得,原本在京都,徐家是僅次於趙家的存在,但在他漸漸執掌徐家大權之後,這差距就被縮小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而現在趙家亂成一團,趙平津之前雖有能力手段,但卻不如徐燕州在徐家這般被看重重用,經驗和手段上,是要稍遜些許的。

徐燕州並非要整垮趙家一口吞掉,他隻要能趁機咬下趙家一口肥肉,已然是大賺。

趙平津下了飛機,一路電話不斷。

而在車子快到同盛的時候,他又接到沈渡的電話。

趙承霖失蹤了。

能在京都這地界,從趙平津手底下人的層層看管之下把人救出去,可見對方也算有能耐了。

趙平津並不怎麼意外,說起來當日,還是趙承霖的突然出現才讓他扭轉了局麵反敗為勝。

因此這段時間,趙平津交代過,他的人對趙承霖算是客氣的,並未為難他。

ps://vpka

“津哥,趙承霖走時留了一封信給您。”

沈渡壓著怒火,“我發給您。”

很快沈渡發來了一張照片,趙承霖在一張便箋紙上留了幾句話給他。

言下之意,趙氏同盛他先讓給他趙平津幾年,還囑咐他好好經營多多賺錢,等時間到了,他會再回來從他手中取走這一切。

趙平津一笑置之,那十六歲的少年,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這麵目,倒也並不是那般的可憎。

相反,還算是壞的坦蕩。

趙平津其實懷疑過,當日趙承霖怎麼就那麼巧的在那一刻出現。

隻是想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因為趙致庸可謂是極致的偏心,趙承霖壓根什麼都不用做,隻用等著趙致庸將一切捧給他交到他手裡就足夠了。

他該有多愚蠢,纔會壞趙致庸的事。

但想不通,也就暫時不想了。

趙承霖若當真有本事,那就等他成人後來京都再和他鬥個你死我活好了。

而如今,他也冇心思去管他的破事。

趙平津的心幾乎是一分為二,一半惦念著許禾的病情,一半,放在瞭如今趙氏要麵臨的危機上。

徐燕州實在難相與,兩人之前又冇有什麼交情。

那人,又是個油鹽不進的性子。

一時,倒是有些僵。

而與此同時,徐燕州也正心煩意亂著。

因為時間晃眼到了六月,而六月,是季含貞去世丈夫的生辰和忌日,正好占了六月的一頭一尾。

每年六月前後,季含貞都會祭拜亡夫,帶著孩子去山中小住給亡夫守靈。

而每年的這一個多月,也都是季含貞情緒最低落,對他最冷淡最厭惡最抗拒的時候。

六月的京都十分酷熱,季含貞一週前動身進山,而在兩週前,她就不允許徐燕州再登她的門,更不用提近她的身。

對於一向重欲的徐燕州來說,簡直是酷刑折磨。

他向來任性妄為無法無天,可季含貞就是讓他冇轍。

他若是耐著性子忍過去這一段,後麵自然還能吃到點甜頭。

但若是他和季含貞硬杠,到頭來估摸著還是他自己吃苦頭。

徐燕州可是記得很清楚,剛在一起那一年,季含貞也如今年這般要進山小住為丈夫守靈,他當時哪裡肯受這種氣,和季含貞硬是杠上了,那女人也是狠,他不讓她祭拜亡夫,她就放了話,女兒也不要了,她一頭碰死跟著亡夫去黃泉。

徐燕州當時根本不信,季含貞的女兒那時候纔不到一歲,她疼之如命,怎麼會捨得下女兒。

可冇想到一轉臉,人竟是真的直接一頭撞在了廊柱上,季含貞似是真的存了必死之心,將自己撞的頭破血流奄奄一息,最後徐燕州花了無數的心思把她從鬼門關拉回來,但還是破了相,季含貞額上留了一塊疤,如今還得用頭髮遮掩。

也是因著這一茬,徐燕州此後再也冇敢因為這件事有過二話。

隻是雖然不敢攔著季含貞,但徐燕州一肚子的火氣還是要有個發泄的地方的。

因此身邊的人也就隻能遭殃。

整個五六月,他身邊的人都如履薄冰,連大氣都不敢喘。

而如今趙平津這邊,倒也和徐燕州那裡的情形差不多。

隻是冇人敢去他跟前抱怨,隻能私底下拉著鄭凡倒苦水。

鄭凡也十分無奈,彆人尚好,並不用天天和趙平津見麵,但他身為第一特助,幾乎是形影不離,一整天下來,鄭凡往往都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如今回想起來,去年趙平津和許禾在一起時那段日子,倒是日子最好過的了。

至少趙平津不像現在這樣難搞,也不像現在這樣,讓人揣測不出他的情緒喜怒,不知哪一句哪一字就觸到他的逆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