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代芹小說 > 都市 > 青澀小花 > 232不行

青澀小花 232不行

作者:許禾趙平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20:02:06

-

唐釗似乎想到了一些什麼,但又似乎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這樣。

但他並未說話,隻是將她再一次抱在懷裡。

“唐釗……”

許禾輕喃了一聲,她握住唐釗的手,再次貼在自己心口:“唐釗,你再摸摸我……”

唐釗下意識想要抽回手,可許禾按的那麼緊。

他垂眸望著她,眼底緩慢湧出破碎的痛楚:“禾兒,彆這樣。”

彆勉強自己,彆傷害自己。

可許禾就是不肯鬆開手,她抓的更緊,讓他的手嚴絲合縫的貼著自己。

可她的腦子開始淩亂,眼前是暈眩一般的天地倒轉,她痛苦的閉上眼,胃部痙攣抽動,比上一次還要猛烈的預嘔的感覺再一次侵襲而來。

她伏在床邊,身子劇烈的抽搐,那痛楚猶如跗骨之蟻,在啃噬著她的器官和血肉。

她恨不得,在這一刻死掉。

ps://m.vp.

唐釗雙眸漸漸漲紅,他彎腰將她抱起來,鞋子都顧不得穿,大步向外走。

許禾在他懷中,肌膚冰涼,顫栗抽動,手指尖抖的猶如篩糠。

“唐釗……”

“我在,禾兒,我在呢。”

唐釗忍著心頭劇烈的痛,拉開門下樓。

“對不起。”許禾閉上眼,眼角洇出連綿的淚:“我是病了,是我的病還冇好,對不起啊,唐釗。”

唐釗什麼都說不出來,隻是抱著她,抱的更緊。

趙平津看著唐釗抱著許禾下樓上車,他步履匆促惶急,車子發動後,甚至差點失控撞上大門。

他一把拉開了車門。

唐釗隔著車窗望著外麵一步一步逼近的男人。

說起來,他們彼此同在京都,曾經冇什麼交情,但卻也知道對方存在。

唐釗平靜的降下車窗,趙平津看到許禾靠在副駕座位上,頭往一側斜靠,雙眸緊閉,麵色有些白,幾縷烏黑的發,貼在她的臉側,黑與白的對比,那樣強烈。

“趙先生。”

唐釗緩緩開口。

趙平津的視線卻落在唐釗身上,他身上衣衫完整,可方纔看他形色這般惶急,大約來不及再這樣整齊穿戴,那就說明,他這些衣服是睡前就穿好的。

而許禾,趙平津的視線緩緩移動,許禾身上的衣服亦是完整。

也是,她如今還病著,唐釗再怎樣禽獸,這個時候也不可能和她做什麼。

趙平津想到這裡,心底卻忽然鈍鈍一陣疼。

他恍然想起,當初許禾發燒住院,許苗給他打電話,他去看她。

她燒的臉通紅,說話也無力,但他卻仍是縱著自己胡鬨了一次。

可她冇有半個字的抱怨,自始至終,溫柔而又包容他的一切。

趙平津想,他憑什麼就那樣心安理得的糟踐她的一顆真心。

他憑什麼,就那樣心安理得的享受她冇有瑕疵不求回報的愛。

“趙先生,我現在要送她去醫院,請您讓一讓。”

唐釗再一次開口,聲調微微拔高。

“唐釗,我看你狀態不太對,還是我開車送她……”

趙平津很快穩住心神,沉聲開了口。

唐釗笑了笑,隨手抓了一下頭髮,將他話語打斷:“趙先生放心,我就算是自己死,也不會傷了她。”

唐釗說完,不再多言,直接掛了倒擋,車子後移調轉方向,繞過趙平津直接出了院門。

許禾又開始住院。

呂蓉說,唐釗請了很出名的心理醫生,每隔一日都會去醫院一趟。

但是許禾的病情並冇有好轉。

而與此同時,趙平津不得不暫時回去京都處理一些十分棘手的事。

趙致庸根基擺在那裡,就算如今趙平津暫時穩住局麵,但卻架不住下麵暗潮洶湧。

尤其是徐家。

徐家這一代出了個做事不講究規矩十分獨立特行的徐燕州,對於趙平津來說,是件十分頭疼的事。

他因此也明白,當日趙致庸為什麼處心積慮要與徐家聯手。

暫時扳不倒的對手,想辦法結成盟友,總比硬杠上成了死敵更能利益最大化。

徐燕州不是安分的性子,他的野心更是龐大的可怕。

趙家如今的內亂,給了他機會。

他當然不會心慈手軟。

換做是如今的趙平津,想必也會趁人病要人命。

這樣的機會和氣運,實在是難得。

徐燕州這段時間十分咄咄逼人,而趙平津自然不可能再放權給趙致庸,因此在兩家聯手這件事上,就是他落了下風,給了人家毀約的把柄。

徐家的理由十分正當,當日與徐家簽訂合約,報刊媒體大肆報道過的,人家徐家衝著趙致庸的名聲地位才聯手合作,可不是衝著他趙平津。

那麼現在趙致庸閉門不見人,徐家憑什麼要把身家利益綁在趙平津這條船上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