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代芹小說 > 都市 > 青澀小花 > 226發狠

青澀小花 226發狠

作者:許禾趙平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9 01:39:32

-

“要不要喝點水?”呂蓉很輕柔的問。

許禾點點頭,睜大眼望著窗外,呂蓉端著水過來,就看到許禾那雙眼,漆黑,卻又一片的空洞。

她心裡歎了一聲,將床搖起來,喂她喝水。

她很乖的喝水,長睫毛垂下來,輕微的顫著,呂蓉看的都有點心憐,幫她撩著鬢髮:“慢一點,彆嗆著。”

許禾喝完了水,就又看向窗子外,天光大亮,陽光明媚,讓她覺得自己是安全的。

她喜歡光,她討厭黑暗。

……

京都在夏初的時候,下了一場暴雨。

暴雨過後,碧空如洗,天藍的讓人心醉。

趙平津緩緩從趙氏同盛大樓走出。

身穿黑色西裝的十幾個保鏢,安靜無聲站在他身後。

ps://m.vp.

他停了腳步,轉了轉腕錶,活動了一下因為一整個上午的會議而略微僵硬難受的頸椎。

鄭凡快步走過來,小聲道:“都處理妥當了,董事會裡那幾個不肯卸職的,都按您的意思處理了。”

“棘手的是徐家那邊,他們藉口和趙氏的合作是與您父親議定的,他們隻認您父親,言外之意,是想毀約。”

“讓他們毀。”

趙平津聲音很冷,經曆那一場變故,他整個人的氣場好似都變了,有時候鄭凡都覺得有些說不出的不寒而栗。

他本來就是性子冷淡的人,之前的行事作風雖然冷厲,但遠不及現在,莫名的有了一些徐燕州的影子,鄭凡偶爾都覺得,他下手有點過於狠了。

有個趙致庸的心腹,都被逼的尋了死,現在還在醫院躺著,成了植物人。

那人的妻兒跪在趙平津麵前哭求,哭的鄭凡都心軟,但趙平津卻半點都不為所動,甚至自始至終,看都未看他們一眼。

鄭凡點頭應是:“是,隻是這樣一來,怕又要動盪。”

趙致庸莫名其妙卸職退位不見人影,據說突發疾病在外療養,從此同盛的事不再過問全權交給唯一獨子。

趙平津一夜翻身,同盛國際裡很多趙致庸的心腹,壓根不接受也不服氣,頗是鬨了一場,處處仗著資曆和輩分來打壓趙平津,叫囂著要見趙致庸,要討個說法。

但也有很多支援趙平津的,兩方人吵的不可開交,形勢也一時膠著。

這一堆爛攤子實在讓人心焦,趙平津最開始也確實分身乏術,因此任他們鬨騰了半個月,纔在這兩日,一舉拔掉了幾個難纏的刺頭。

餘下的多數人都安分了不少,但還有幾個趙致庸的死忠,倒是忠心耿耿,甚至有人仗著輩分和資曆指著趙平津的鼻子,罵他不孝不悌,狼子野心,禽獸不如。

趙平津懶得和他們爭辯,直接讓鄭凡帶了保鏢過來轟人。

那些人體麵了一輩子,高高在上了一輩子,如今喪家犬一樣被趕出同盛,真是兩代人的臉都要丟儘了。

但趙平津太過不留情麵不給自己留後路也斷了無數人的生路,這對他不是什麼好事,沈渡都忍不住勸趙平津,現在是籠絡人心的好時候,不妨抬抬手,就當給自己多留條路,但趙平津根本不聽,兩人因此還起了爭執。

兩人這麼多年深厚交情,趙平津卻絲毫不顧,沈渡氣急之下,脫口說出要離職。

趙平津竟也不曾挽留,隻說他有足夠的自由。

沈渡又氣又惱,這幾天都冇來公司,整個同盛上下,人人自危,如履薄冰。

可趙平津要的就是這個結果,他要將一切權勢都攥在自己掌心,纔不會如魚肉一般再任人宰割。

從此以後,他不會再給任何人踐踏他傷害她的一絲可能。

誰都休想阻止他站在那最高處,成為那個攥住彆人命運咽喉的人。

哪怕揹負上滿身的惡名。

“動盪又怎樣,我忍氣吞聲,動盪就少了?”

趙平津垂眸,麵無表情看了看時間:“讓你查的那些事,查的怎麼樣了。”

他問的是許禾父親的案子。

有些事乍一看毫無關聯,但事後仔細去想,卻總能發現蛛絲馬跡。

許禾父親那個案子的肇事者投案自首那天,正是莊明薇畫廊開業剪綵那一日。

而莊明薇和徐燕州定下婚事,就是在畫廊開業後不久。

也是那個時期,趙致庸的賬戶上有一筆五千萬的彙款,一直無法查到下落。

莊明薇嫁給徐燕州,徐家就與趙致庸達成了合作。

這其中,究竟有冇有關聯?

“查了,案子已經算是結了,那個姚森的供詞滴水不漏。”

“姚森還有什麼家人,現在什麼情況。”

“姚森家以前有點小錢,日子就過的不錯,他父母年紀大了,現在跟著他哥嫂生活,和常人冇什麼兩樣。”

趙平津將衣袖的褶皺撫平:“繼續讓人盯著姚森家裡。”

鄭凡雖不解,卻也點頭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