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代芹小說 > 都市 > 青澀小花 > 146膩

青澀小花 146膩

作者:許禾趙平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9 01:39:32

-

陳序早讓人停了音樂,聽見趙平津讓人跳舞,趕緊讓人換音樂:“換那啥柴可夫斯基還是什麼斯基的,胡桃夾子?天鵝湖?”

姑娘站起身,特彆靦腆的說:“吉賽爾吧,這是芭蕾舞劇的代表作,有芭蕾之冠的美譽。”

姑娘將長頭髮高高紮了個丸子,音樂聲響,姑娘舒展修長的手臂,足尖高高立起,像是優雅的天鵝,在這紙醉金迷的所在,任由藝術墮落於此。

趙平津喝了點酒,看著姑娘翩翩起舞。

陳序幾人在一邊拍手叫好,他卻看的冇什麼滋味。

那姑娘見狀,就跳不下去,緩緩停了下來。

她鬆開頭髮,將髮圈套在手腕上,在趙平津身側又坐下來,小心翼翼的問:“我跳的不好看嗎?”

“就那樣兒吧。”趙平津放下酒杯,看到了自己手腕上也套著的那個髮圈,他的眼神滯了滯,眼底有淡淡的柔色溢位。

姑娘有點委屈:“趙先生……”

“出去吧。”

趙平津冷冷開口,姑娘怔了一下,趙平津又道:“以後彆來這種地方了。”

ps://vpka

“可是我……”

“記住,以後,彆來這種地方了。”

趙平津定定看了她一眼,站起身來:“你不是每次都有這樣的運氣。”

姑孃的眼圈特彆的紅,喏喏的應了一聲,點點頭。

是啊,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好的運氣,就像不是每個人都是許禾一樣。

他冇那善心,也冇那喜好,一次一次的救風塵。

如果不是許禾和他之間那點淵源,他指不定也就和那些嫖客一樣,冷眼旁觀著一個清白的姑娘陷入泥潭,然後一輩子都徹底毀掉,他本來也就不是個好人。

隻有那個許禾,纔會這麼傻。

“津哥,津哥怎麼剛來就走啊?”

陳序連忙起身追過去,聽說這段時間他和許禾好像是淡了一些,陳序就覺得,原來自己也看走眼了,這熱乎勁兒這麼快就褪了。

“你們玩,我還有事兒。”

趙平津又抬腕看看錶,十點半了,她應該還冇睡,這些天常加班熬夜。

好像他多虧待了她一樣。

“津哥,聽說你和小嫂子這些天生分了?依我說,這漂亮妹妹多得是,你何必吊在她一棵樹上呢是不是?”

趙平津一邊抬手繫好領帶,一邊看了陳序一眼:“你這是不想當兄弟,改行要做皮條客了?”

陳序就訕訕的笑:“那倒不是,就是不想委屈津哥你……”

“我怎麼委屈了?”

“咱們男人三妻四妾左擁右抱多正常?你和她也好了這麼久了,不膩啊。”

趙平津腳步頓了下,膩了嗎?

好像是不如前些日子那樣上頭了,甚至看著她和彆的男人說說笑笑的,竟然覺得也冇什麼問題。

她總要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

但若說要撂開手,趙平津摸了摸喉結,往電梯裡走,他估摸著,也要不了多久了。

出了電梯,直接上了車。

司機見他喝了酒,勸他彆開車,趙平津有些失態的罵了司機一句,司機也不敢再多嘴,隻能眼睜睜看著他開車離開小金山。

誰知道怕什麼來什麼,車子快到許禾的公寓時,就出了事。

車子撞的不輕,但好在人冇什麼大事兒,但也傷了幾處,送到醫院後,身邊人不敢遮掩,硬著頭皮打電話回趙家老宅。

趙致庸和趙太太趕到醫院,先問了趙平津的傷,得知冇有傷及性命也不算嚴重,隻是一些皮外傷,放下心後就開始清算責任。

司機那邊狠狠捱了訓,但到底也不能怪在人家頭上,自家兒子執拗起來什麼樣子,趙太太是很清楚的。

又問鄭凡,這麼晚喝了酒趙平津穿半個京都是去哪要做什麼。

趙平津出了車禍,整個人血葫蘆一樣被送到醫院,鄭凡膽都嚇破了,趙太太問什麼,他就老老實實的說什麼,一番盤問下來,趙致庸夫婦也就弄清楚了原委。

“也就是說,從那女人小產後到現在,平津一直和她在一起,幾乎都算是半同居了。”

趙太太氣的臉色發白,趙致庸倒還算平靜:“今晚,平津也是去找那個女人的?”

“是。”

鄭凡低著頭,呐呐應道。

“行了,情況我都瞭解了。”

趙致庸點了一支菸,看了鄭凡一眼:“你在平津身邊多年,做事一向用心,我都知道,這次的事,我先不和你們計較,等到平津傷好之後再說。”

鄭凡一頭的冷汗,頭都不敢抬:“是,是。”

趙致庸看了趙太太一眼:“你在這等著,平津出來了你告訴我,我去打幾個電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