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代芹小說 > 穿越重生 > 艾爾登法環:開局頂替褪色者 > 第10章

艾爾登法環:開局頂替褪色者 第10章

作者:怕皮歡 分類:穿越重生 更新時間:2022-09-30 00:02:17

收到了怕皮歡的命令,三隻白狼風一般的奔跑,在瞬間從南瓜頭士兵身旁竄過,鋒利的狼牙啃食在他的手臂上,閃耀寒芒的狼爪抓的南瓜頭士兵皮開肉綻。

“吼!”士兵吃痛怒吼,手中的連枷舞的虎虎生威,驚嚇的三狼連連躲閃。其中一隻啃食著士兵手臂的白狼躲閃不及,被連枷當頭砸飛了出去,撞在牆壁上受傷嚴重,一時半會都爬不起來。

“硬拚還是拚不過啊,得想個辦法乾碎他。”怕皮歡看著剩下兩隻白狼在同伴的前車之鑒下,變得小心翼翼了起來,圍繞著南瓜頭士兵旋轉著,喉嚨發出了壓抑的嘶吼聲,專心致誌的尋找著士兵的弱點,隨時準備發出致命的一擊。

但南瓜頭士兵不會白白站在那裡給它們機會,咆哮著就衝向了其中一隻白狼,這隻白狼在之前抓的他皮開肉綻,吸足了仇恨,如今陷入瘋狂的士兵自然是第一個想要毀滅它。

“彆和他硬碰硬,快躲開。”怕皮歡見狀大聲的喊道,本來蓄勢待發準備硬乾的白狼改變的對策。躲避著南瓜頭士兵的攻擊,一個側身跳躍開來,正好與怕皮歡和另一隻白狼呈三角形陣勢將士兵給封鎖在了裡麵。

“有戲!”怕皮歡咧嘴一笑,乘著南瓜頭士兵正好背對著他,墊著步子跑到士兵的身後,對著他的腰子狠狠的捅了進去。還不解氣,更是大力的扭動著匕首。

南瓜頭士兵感到一陣劇痛,瘋狂的扭轉身體,手中的連枷大風車一般的揮舞著。

所幸怕皮歡早有準備,這段時間捅了彆人太多的腰子,自然是掌握了戰鬥的節奏,一擊脫離,完全不給士兵反擊的機會。

怒吼,發狂,南瓜頭士兵狂暴的揮擊著手中的連枷,聲勢卻一點點的弱了下去。這個房間在雙方不斷的交戰中,地上淤積起一灘鮮血,而這鮮血全部都來自南瓜頭士兵逐漸累積的傷口。

士兵粗壯的喘息著,他失去理智的意識仍舊想要驅使著身體去戰鬥,可這段時間的交戰卻差不多把他的體力給全部消耗乾淨了,隻能僵持著,全身劇烈的顫抖,卻難以再次揮動手中的連枷。

如此機會,怕皮歡怎能放過,驅使著兩隻白狼正麵衝了上去,而自己卻非常卑鄙的使用起匕首的戰技來,一個碎步滑到士兵的身後,對著之前捅腰子的地方,再次捅了進去,使勁的**著,帶出細爛的血肉和破碎的內臟碎片出來。

“嘭”南瓜頭士兵倒在地上,失去了生命的他再也維持不住體內的盧恩了。屍體在頃刻間化作一團灰屑消失,一股遺留的金色盧恩融入到怕皮歡的體內。

而這場戰鬥結束之後,召喚來的骨灰三狼也維持不住身形,徐徐的消散了。

看樣子,這召喚骨灰需要的必要條件,充滿靈性的環境在隨著南瓜頭士兵的敗亡,暗黃色的霧門消散之後,這原本密閉的空間給打開了。這份靈性也就此逸散開來,達不到召喚骨灰靈魂的目的了。

“可惜可惜,要是這骨灰召喚物能夠一直存在,我還用擔心那些路上找茬的怪物麼。”怕皮歡嘀咕著,看向了這間密室最深處,那道封閉著的黑鐵大門。

“讓我看看裡麵有些什麼,來個合適我的武器就最好不過了。”興奮的搓了搓手,怕皮歡蹲下身,扒拉著大門底部的裂縫,使勁的把大門抬了起來。

“哢噹!”當大門抬到了一個界限之後,成功的卡在了頂端的凹槽上,固定住了。

“讓我看看……嗯?老師——”怕皮歡有些猥瑣的走進了這最後的小房間裡,卻看到了一個身穿靛藍色法袍,兩道紅帶從肩膀處順著鎖骨處落下,頭戴著端莊秀麗的女性石像頭套的傢夥正站在對麵看著他。

若是不曾玩過法環的人看來,估計會覺得這一身有些說不出的怪異。但他怕皮歡是誰啊,這法環中最出名的魔法師他要是還不知道,那這八百周目豈不是白玩了。

驚訝的怕皮歡在見到這個法師的時候,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了一聲老師。讓托著下巴,正饒有興致的看著他的魔法師楞了一下。

“你是……褪色者吧。”本來到嘴邊的話在這遲疑中變了,魔法師有些好奇,眼前的明明是位從未見過的褪色者,為什麼會突然的叫她老師呢?要知道,即使是在學院之中, 她也是從未教導過學員的,這一聲老師,讓她有一股說不出的感覺。

“我叫瑟濂,是一名魔法師,你……為什麼會稱呼我為老師呢?”名叫瑟濂的魔法師介紹著自己,隨即有些疑惑的問到。

“啊……我是……我是很喜歡老師的理念,從聽聞了老師的存在之後,就一直想要拜老師為師,學習輝石魔法。”怕皮歡一時被問住了,要咋說?難道說自己是在遊戲中認識了她,熟悉的不能再熟了?匆忙之下,連忙編造出一個事實出來。

“哦,原來如此,你想學習輝石魔法?”瑟濂雖然感覺有些不對,但還是聽信了怕皮歡的鬼話。

“拜師可是要慎選對象哦,我被逐出雷亞盧卡利亞學院,可是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異端魔女,即便如此你還要拜我為師嗎?”瑟濂玩味的說到,語氣卻不由自主的有些低沉。

“我就是想拜老師為師,能做老師的弟子是我的榮幸,老師你就收下我這個學生吧。”怕皮歡走上一步,一隻手捂著胸口,另一隻手打開,有些急切的對瑟濂說到。

“……哈,你真是個怪人。好吧,我願意收你為徒,傳授你輝石魔法。但是我很嚴格,不會走溫和派那一套;你可彆後悔啊。”瑟濂對怕皮歡的選擇有些驚訝,轉瞬笑了笑,同意了怕皮歡的請求,但同時她也下了句狠話,似乎還是在給怕皮歡悔過的機會。

“我是不會後悔的,謝謝老師,老師請教我魔法吧,我很快就會學會的。”怕皮歡有些激動的說到,在之前的加點中,他可是大部分都給加到了智力上了。按照遊戲中的麵板而言,學習這些法術還不是簡簡單單,必須要讓瑟濂為之驚訝一番。

什麼裝逼打臉,此子天賦恐怖如斯桀桀桀桀桀之類的yy劇場在怕皮歡腦中演出,卻被瑟濂伸出的一隻手給打斷了。

“很快麼?那試試這個吧。”隻見瑟濂聲調突然拉高了些,似乎有些不喜,手指輕點怕皮歡的額頭,一股磅礴的魔法力量順著瑟濂的手指湧入了怕皮歡的腦海中。

劇烈的疼痛下,怕皮歡下意識的運轉起盧恩的力量,海量的盧恩如流水般抵消了瑟濂湧入他腦海中的魔力,漸漸的,倒是浮現了玄奧的符文來。

“這是? ”雖然在怕皮歡的感官中,他飽受了一段漫長的疼痛折磨,但現實中瑟濂點出的手指不過是瞬間便收了回去。

視野恢複了清明,額頭此時佈滿了汗珠,怕皮歡有些驚悚的看著眼前的老師;這學習魔法的過程,怎麼和他所想的差距這麼大啊。

“你倒是讓我很感興趣了,用起來試試吧。”瑟濂有些吃驚的看著眼前的褪色者,她剛纔的行為無異於醍醐灌頂,是隻見將所學精通的魔法烙印在對方靈魂之上的速成辦法。

這辦法的優點隻有見效快,速成,一旦烙印上了就能使用。但副作用卻一樣很明顯,無論是烙印過程中的劇烈疼痛還是無法忍受就會失敗的容錯率,都讓這種速成的技術成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殘次品。

這次本來隻是想要懲戒一下這個滿口大話的褪色者,卻冇想到,她瑟濂被趕出了雷亞盧卡利亞學院,卻意外的發現了一個如此優秀的好苗子。

“試試?什麼……原來如此。”怕皮歡一時有些不理解瑟濂說的話,甚至都開始對她有些警惕了。直到感受到了靈魂上的觸動,看到了那烙印在靈魂一角的兩個法術閃著微光,這才意識到瑟濂說的話意味著什麼。

“先試試這個。”怕皮歡掏出了觀星杖,對著一旁的牆壁觸動了自己靈魂的一個烙印,一道輝石碎片從法杖上凝結,射向了牆壁。

“再試試另一個。”觸動了另外一個靈魂中的烙印,一道結晶般的光弧從法杖上切割了出去。

走到牆壁麵前停留,仔細的觀察著自己法術的威力。隻見一個能捅進全部食指深的凹坑和一道足有一米長的裂縫分佈在牆壁上,這威力看的怕皮歡咋舌,甚至還不相信般的拿自己的匕首捅向牆壁,卻不過是刮出一道印子便冇了結果。

法爺恐怖如斯,法環之名名不虛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